Popcorn.L

【伞修】列国志·雨疏风骤 一(Ⅲ)

砂中时

  • 古代架空历史向,长篇~~

  • OOC可能会有……吧

  • 我决定剧透一下,以我对沐秋大大的热爱怎么可能是BE呢,你们说是吧……(大概。

……虽然很不想说,不过沐秋大大还是隐身ing~~

不过没关系,目测离沐秋登场也不远了呢~~








 

各路诸侯刚击退诸侯,天王的使者就到了,通知各路诸侯到淄邑“开会”。现在的淄邑早由原来的陪都变成了国都。

各国主公丝毫不敢怠慢,留下大军,匆匆带着将领和一二百人赶往淄邑。兴欣主公思虑了一番,认为这是和中原结交的好机会,便也带着他的主将一同跟去了。

众人匆匆忙忙感到了会场,天王早在前就收到战报,自是知道这几仗的全部过程,包括叶秋的排兵布阵。所以当下也不多说,立刻就承认了嘉世的霸主地位。天王倒是记得兴欣,他护送自己到淄邑,又在战场上起到了重要的作用,虽然是百姓成立的国家,不过也愿对自己效忠,便也认同了兴欣,封兴欣主公为爵,跻身于诸侯之列。

接下来,就只剩下解决宜国的事了。

天王命人将宜国的反叛大臣都处以死刑,又把宜国的土地分封给他国。嘉世得到的自然是最多的,而一些与宜国并不相邻的国家,比如像蓝雨、微草等国自是没分到土地,不过即便是自己得到了土地,也无法去管理,因而这些国家也就没有计较这几百里土地。

天王也算考虑周全,便对兴欣等紧靠着少数名族的国家说:“你们的四周都是不属于中原的土地,若你们自己能打退他们夺取一部分土地,这些土地可以归你们自己所有。”自此,这些国家扩张的目标几乎都放在了这些土地上。

 

 

会议结束后,各国都没急着往自己国家赶,而是在天王的势力边界、嘉世境内的柯城开了个诸侯会议。这次参加的只有各路诸侯,因而各国将领倒是闲了下来。打了几场仗彼此也都熟悉起来,便坐下来一起喝酒。众人这时却有种异样的感觉:有的人怎么和自己认识不太一样啊,比如说嘉世的叶秋,再比如说蓝雨的魏琛。

众人记忆里的叶秋是这样的:叶秋不是坐在营帐的最前边,布置着一场场的战役;就是站在城楼上,观察着敌军的一举一动;亦或是骑着战马,轻易将讲敌人挑于马下。结果现在成了——

众人正举杯祝贺胜利,叶秋却是淡定地无视了酒杯,悠然开口:“这庆功酒哥就没必要喝了吧,哥知道这次哥的功劳最大。”

众人此时有种叶秋被人附身的既视感,一时不知是该继续敬仰他还是该甩他一脸了。只是他们不知,叶秋若是那杯酒,恐怕就见不到今晚的夕阳了。

蓝雨的主将好像也一改“老将”的风范,此时也跳了出来:“没有老夫,你们怎么会一直胜利下去。”

众人又是一愣。战斗时比较紧张,硬是生生地过滤掉了多余的话,现在这些话蹦出来,吓得众人心脏都不好了。

霸图的主将韩文清虽没有什么变化,一如既往地绷着脸,但众人看着他总觉得背后发凉,战场上兵荒马乱的,所有人都是紧绷神经,所以见到韩文清的表情倒不会有什么反应,但在这庆功宴上如此这般,就有种“上辈子欠他钱了”的感觉。

宴席终于是在众人怀着复杂心情下过去了。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

 

叶秋这一个月下来,倒是和蓝雨的主将魏琛、兴欣主将混得比较熟,前者嘛,是因为两人差不多,后者则就是因为兴欣对戎族的了解程度了。所以三人挑了个时间聚在一块,当然还是喝酒,不过叶秋仍旧是没碰酒杯。

“诶,我说叶秋将军,你这碰都不碰酒杯一下,是酒量不成吧。”魏琛说。

“哥一般不和不和人喝酒,更别说你这种人。”叶秋撒谎也不带脸红一下地接道。

“老夫当年也是玉树临风、风流倜傥……的人啊。”魏琛摇头晃脑地说着。

“可惜了,是当年而已。”

…………

兴欣主将有些无奈,这两人聊得如火如荼(?),自己也没好意思插嘴,结果就是华丽丽的被冷落了。眼见着两人一副要开战的样子,忙制止了两人。这时,两人才停止了“乱七八糟”的对话,看向他这边。

兴欣主将也不浪费这难得的机会,端起酒杯,说:“敝国没有贵国强大的实力,也没有什么背景,往后可要劳烦将军关照了。”谈到国家之间的事,叶秋两人也毫不含糊。

魏琛也端起酒杯:“你如此恳切地拜托老夫,老夫的能力帮一帮你也是可以的。”

叶秋没有碰酒杯,倒是示意兴欣主将把酒喝了,这才说道:“帮点忙还是可以的。”

兴欣主将没有在意他们的口气,人各不相同,这他也理解,况且,以他们泱泱大国,肯答应自己的请求就已经很不错了,当下自是高兴多于无奈。

 

聚会上,不是叶秋和魏琛两人互刷垃圾话,就是三人严肃地讨论国家形势。宴席又是在既严肃又诡异的气氛中度过了。

 

分别时,叶秋听见兴欣主将轻叹了一声,说:“主公年事已高,恐兴欣……”

 

 

 

各诸侯会议开完,又举办了庆功宴,各个将领也都在几里开外的地方候着没有回去,而兴欣主将却是辞别了叶秋几人回到了兴欣,说是担心戎族来犯。反观他们的主公,现在正因为兴欣和中原终于有了结交的机会,欣喜地在给各诸侯进献好言。

在击退戎族的时候,叶秋就觉得这位现任的兴欣主公并没有以前的先君英明,至少不可能有领导百姓抵抗戎族的能力。可能是先君开创的业绩让他有些沾沾自喜,忧患意识自然就薄弱了许多。

等叶秋回到自己的都城已是几周之后的事了,主公很欣赏他,赏赐了他一座府邸,并且拜他为上卿。叶秋和吴雪峰仍是一个主将一个副将,协同作战。

 

叶秋不在意这上卿的位置,也不在意是否有宽阔敞亮的住宅,亦或是成百上千的门客,他只是想要有发挥出他的能力的战场,因而在这段短暂和平的时期,叶秋仍毫放松地训兵演练、指点新兵,为嘉世笼络人才。

在这期间,让叶秋花心思最多的是一个叫邱非的新兵。

邱非训练刻苦,人又好学,一直十分地尊敬景仰叶秋,也比较有天赋,叶秋因而也愿意多花点时间培养培养他。

当然,叶秋还是把精力主要都集中在训练将领上。

 

要想保证嘉世的地位,叶秋的做法是完全有必要的,证据就是一年后。

一年的和平时期过去,没有了外族的侵犯,中原倒是又浮动不安起来。百花的实力也在逐步稳升,就开始自认为自己已经可以与嘉世平起平坐了,便也想像嘉世一样,当个霸主。这首先就是要树立起威望。

眼见着一些小国“不守规矩办事”,便也学着霸主的样子,打着“正义”的旗帜来“教训”。小国哪是百花的对手,只得向嘉世求救。嘉世便派叶秋出战,百花这边则是初露锋芒的孙哲平和张佳乐。

百花当然也有胜利的时候,只不过次数比起失败来说简直不足一提。在胜少负多的情况下,不得已,百花退兵了。

 

苦苦训练了一年后,百花又出战了,本以为可以扳平一些,结果还是胜负差距甚大,又败了。副将张佳乐因而一直对此愤愤不平,持续和嘉世抗衡了三年之久,仍没有什么变化。到后来,主将孙哲平负伤,副将张佳乐在失望之下来到了霸图。

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 

 

兴欣从开始就一直想要与中原交好,自那次淄邑会议、柯城会议结束后,大臣们也都看出“嘉世定会在叶秋等人的带领下一步步走上辉煌,最终成为当年宜国般的存在”这一点,便当即采取了措施。

 

(至于兴欣到底想出了什么办法呢,我们下次再见!)

 

第一回完



——待续……



话说第一章就码了这么多废话啊……不过没关系,下章沐秋大大就登场了~~大家来猜一下沐秋大大的身份吧,可能会比较难猜一点……吧(泥垢!!)我会尽快放文滴~~让我先想想怎么然沐秋大大和叶秋交好再说~~(滚!)


砂中时

这是战略图哦~~有的城池会在后文出现~~

至于里面的一些空白嘛,是还没有提到的国家,不能剧透~~以后会补上的

不过在此还是要剧透那么一点点的

咳咳,新出场的那个小国是兴欣哟~~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猜对呢~~

由于是架空嘛,就没按原著的时间线走

刚开始各国的领土都还是比较小的~~


画图能力就那样了,大家将就着看吧,我只是帮助大家建立一下空间模型的哟~~

【伞修】日常之中(短篇) Ⅲ

砂中时

  • 如题,日常向

  • ooc可能会有

  • 沐秋大大复活梗

  • 第一次写文,文笔略渣

  • HE HE 绝壁的HE

可以忍受的话,请下拉~~

(此章仍有周叶~~)







周泽楷对那次聚会上苏沐秋扛走叶修的事非常在意,最近总是会想起以前叶修叫他小周时的表情,想起曾经两人一起参加的那个会谈,自己不怎么善于言谈,而叶修则是毫不客气地“帮”自己回答着主持人的问题,最后搞得主持人哭笑不得。

他还是新人的时候,当年的“叶秋”带领嘉世三连冠,被传为佳话,那时的他也只是憧憬着“叶秋”前辈,但不知从何时起,最初的那份心情悄然改变,朝着自己都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。他会认真地看“叶秋“的每一场比赛,也会没事时在私底下找战斗法师的号练级。

之后就是宣布叶修退役。

而在那击漂亮的龙抬头后,他才感到一直阻塞在胸中的石头落定。

 

 

酒席之后的隔一天,副队江波涛就去联系叶修了,原因是:他们的队长想组织轮回,和兴欣来个“友好出游“。

叶修当然是毫不犹豫地拒绝,可惜却寡不敌众,被苏队长和苏沐秋联合其他闲着无聊的众“将士”击败,悻悻地被拉去“放松心情”。

苏沐秋当然不可能放弃这次机会,又打着“了解祖国壮美山河”之类的旗帜登上了飞机。

 

 

等这一行人到达见面地点,早已过了约定时间,叶修还完全没意识地凑上去:“诶,小周,你们来得真早啊,这次请哥来……”

叶修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,魏琛一脸不爽:“一个退役的人就不要就不要代表发言了,我们队长可是苏沐橙。“

“唉,有了新队长就不要旧的了?世态炎凉啊。”叶修感叹道。

退役了,周泽楷并没有多少震惊,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但他向叶修身后望了望,看到了当日在酒席上见过的那个人后,顿时眼眸黯然。

对方先有所行动。苏沐秋走上前,伸出手,“轮回的队长周泽楷是吗,你好,我是苏沐秋。”

“苏沐秋?”江波涛像是发现什么似的看向苏沐橙。

“嗯,我哥哥”苏沐橙笑盈盈地回答。

“我这次是陪家人来的,打扰了。”苏沐秋接着苏沐橙的话说。

 

 

“还‘陪着家人来的,打扰’呢,什么时候变成文艺范了?”

“我可不是你,对什么人都一种态度,怎么样,我可是在“家人”里加进了你,有没有很高兴?”

“啧啧,那些人没见过心脏的苏沐秋,真是可惜。”

 

苏沐秋和叶修两人就这样边说着话,边无意识地走上巴士,理所应当地一起坐在最后一排,周泽楷则是默默地坐到了两人的前一排。

车摇摇晃晃的,很少出门的叶修很快就睡了过去,苏沐秋看着他的头几欲和车窗亲密接触,只好拉过他的头,搁在自己的肩上,无聊地看窗外的风景,很快自己也犯困了。

刚刚从前面走过来的苏沐橙看到这一幕也坐了下来,安心地靠着苏沐秋的肩合上了眼睛。

 

苏沐秋直到下车还在揉着他发酸的双肩,苏沐橙则是抿着嘴在一旁偷笑。苏沐秋自然不会对自家的妹妹怎么样,只好恶狠狠冲着叶修说:“该减肥了你,重死了”叶修却是一副认定“是你掰过我的头靠在你肩上”的表情。

 

轮回的财力自然不是兴欣能比得上的,订的宾馆自然都是高端大气的,没见过这场面的苏沐秋此刻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这样就被吓到了?心理素质不行啊。”叶修毫不客气地吐槽着苏沐秋。

苏沐秋无奈地白了他一眼:“是是,我哪有叶修大大的心理素质呢。”

 

 

虽说分房间是个令人头疼的事,周泽楷却早有安排,只见江波涛拿出一份安排表开始读:“叶神和小周一间……呃,苏沐秋,和孙翔一间。”

苏沐秋听见这句话,皱了皱眉,却不知该怎么拒绝。

苏沐橙似是看出了哥哥的为难啊,笑盈盈地提议道:“哥哥和旁人不太熟,可能会不习惯,我又不便和哥哥一起住,让哥哥和叶修一间吧。“

叶修此时也清咳了一声:“小周啊,你看,别的人都是和自家队员住一间,我和你,还有这孙翔和苏沐秋搭配不合理啊,这样,不麻烦你了,我和孙翔换。“

周泽楷闻此,乖巧地点了点头,却在低头的一瞬间眼神暗淡了下来。

苏沐秋察觉到了周泽楷似乎有些不对劲,却并未说什么,跟着叶修回房间了。

 

回房的路上,苏沐秋突然问:“孙翔?就是那小子抢了却邪是吧,要不我再做一个气死他?“

叶修无奈:“你是小孩吗?”顿了顿又说:“不过也是,毕竟你少了十年呐。“

“我靠,你说话就不能委婉些啊,要来一场吗?“

“算了吧沐秋大大,哥可是四届冠军,快来膜拜哥。“

“就算是四届冠军,那也是我的。”

“……“叶修一时语塞,轻咳了一声才说:“啧,这信心十足的,怎么就知道哥一定是你的。“

“不是的话,就追呗,只不过是从头再来罢了。“

叶修怔了怔,想起当年苏沐秋失落过后,却淡然地把君莫笑那张卡撇到他面前,笑着说:“只是从头再来罢了。“

 

 

来到房间的两个人仅有时间欣赏一下房间部署,粗略地摆放好行李,就该去参加轮回组织的聚餐了。 

 

说实话,叶修一点也不想去,他只想呆在空调房里。苏沐秋也不想去,好不容易有机会出来一趟,他只想和叶修两人出去逛逛,或者聊些叶修这十年间的事。

磨叽好了一会,两人才慢吞吞地离开了宾馆。

太阳正在下沉,晒了一天的地面却并没有降温,使得两人的速度更慢了。

好不容易到了酒店,叶修就一屁股坐在座位上,再也不想动了。苏沐秋的位置被安排在叶修和苏沐橙的位置之间,看来是有意为之。

 

江波涛去过那次酒席,自然是知道苏沐秋是叶修的朋友,而其他人听说这两人是朋友后也很好奇。餐桌上总有人无意识地问起苏沐秋的事,叶修则是很好地回避了这些问题,苏沐秋也没有要回答的意思,只是在一旁听着。

有人终于忍不住了问了一句:“怎么叶神全帮苏沐秋回答了?”

苏沐秋笑笑,在叶修回答之前开口:“因为是不太想回忆起的事。”

见苏沐秋都如此说了,剩下的人也不好意思再开口问了。

 

晚宴还没结束,两人便推说有事拉着苏沐橙离开了,周泽楷目送着叶修离开,却没有阻拦。

其实三个人也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,只是出来一趟,想找点私人空间而已。因而,这三人早早地就回到了宾馆。

 

 

 

听自家妹妹说,xx店的浆水面很好吃,苏沐秋打算带着叶修一块去尝尝。叶修却是一副完全不想动的表情,无奈之下,苏沐秋只好独自去,好在饭店离宾馆不是很远,他正好可以带回来和叶修一起吃。

苏沐秋下电梯的时候正好碰到周泽楷,匆匆打了声招呼后,苏沐秋就离开了宾馆。

周泽楷想了想,走进了电梯。

叶修正在房间里难得地想着以后的事,突然敲门声响起……

 

叶修想着:这么快就回来了?嘴上却说的是:“沐秋大大,出门都忘带房卡……”,开门后,发现站在门外的是周泽楷。

“小周啊,找我有事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沉默,再沉默……

“小周,要不进来坐坐?”

周泽楷想了想,说:“不用”,接着,又沉默了。

“是接下来有什么安排要和哥说吗?”

“……不是。”

叶修有些无奈,“进来吧,站在门口多尴尬啊”说完,叶修转身进屋。

“前辈……”周泽楷叫住了他。

叶修转过身,周泽楷无比认真地看着他,开口:“前辈……喜欢。”

叶修足足反应了十秒才明白周泽楷的意思。

“啧,今年是告白年吗?”

周泽楷并没有听清这句话,叶修也就当作什么话都没说。

想了想后,叶修开口:“小周,哥知道你敬仰哥……”要是陈果在这,听到这话恐怕早都跳起来了,周泽楷却什么也没说。

叶修又继续往下说;“虽然我和沐秋都没有明说,但,我们已经承认了。”

周泽楷眼眸暗了暗,问:“前辈……喜欢他?”

几秒后,叶修才开口回答:“再没有人,比他更好。”

周泽楷没有再说话,沉默了一会,才说:“前辈……幸福……”

 

 

 

苏沐秋回来后,隐隐觉得气氛有些不对,正想问叶修发生过什么,叶修却先开口道:“沐秋,你这速度也太慢了吧,哥都快饿瘪了。”气氛瞬间被打破。

“想吃自己买去!别抢,这可是要给沐橙的。”想开口问叶修的苏沐秋不得已吞回了本来要说的,心情不好地回答道。

“给沐橙的你会带回来?肯定是犒劳哥的。”叶修毫不客气地夺来了苏沐秋手中的袋子。

 

吃饭的时候,叶修才说了刚发生的事,当然,也就只说了周泽楷告白的那一句。

“怎么样,沐秋大大,有没有种危机感?”

“有,实在是太有了。”苏沐秋无奈。

“所以说……”

“所以说我得赶在他们之前宣布主权才行。”苏沐秋把叶修的话逼了回去。

 

 

 

在要结束的时候,轮回邀请兴欣来了场友谊赛。

比赛过后,周泽楷起身,苏沐秋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押枪玩的不错,你还可以学学造武器。”(作者又再次乱入:沐秋大大没有参战哦~~)

苏沐秋去找苏沐橙后,看着周泽楷不明所以然的表情,叶修解释了一下:“他就是我那朋友,荣耀玩得很好,押枪的创始人,却邪、吞日和千机伞都出自他手。”

周泽楷突然想起叶修曾说过:“我有一个朋友,荣耀玩得很好,后来,他死了。”他从未想过苏沐秋就是那个朋友。要是这话说出去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,周泽楷了然地什么都没有说。

 

飞机上,叶修问苏沐秋:“你刚刚是故意的?”

“宣誓主权的必要手段”苏沐秋回答地无比认真。

“……方法太幼稚了。”叶修叹息。

飞机冲破云层,驶向H市。



——未完待续……(不过这是马上要完结的节奏啊)

【伞修】列国志·雨疏风骤 一 (Ⅰ)

砂中时

(对于写作文都不知道起什么题目的人来说,真的是无力了,题目什么的就那样吧)

  • 这是要码长篇的节奏啊

  • 古代架空向哟~~

  • 战略什么的如有不妥之处,请谅解或无视

  • 你们来猜猜是HE or BE

(以上 )

猜猜沐秋大大在哪(泥垢!!)

咳咳,下面放文





  

第一回



Ⅰ 

在荣耀这片大陆上,遍布着许多个大大小小的国家,这些国家皆由天王统领,听从天王的安排。而这其中强大的,便可有号令各侯各爵的权利。


宜国是当时屈指可数的强国,无人敢单独与之抗衡,天王的国都就设立在宜国境内。宜侯便自视甚高起来,有时甚至连天王都不放在眼里,敢公然违抗天王的命令。每次各国朝贡,唯独宜国缺席,甚至连一个解释的借口都没有。天王对宜侯十分不满,即便宜国早就有了号令各国的实力,天王却一直不承认宜国的地位。宜侯因此对天王怀恨在心。

天王无意之中得到了一块璞玉,他便命人把这块并不怎么整齐的璞玉分割出一小块,打造成环佩,赏给已初露锋芒的嘉世,意思便是自己更加看重嘉世。


宜侯得知此事,积攒了多年的仇恨一触即发,他对众大臣说:“宜国的强大世人无不知晓,唯天王不肯承认,这次我定要上国都去向他亲自请教!”说是请教,实际上是要做什么众大臣一清二楚。于是宜侯便带领着军队浩浩荡荡地开往国都——邑京。邑京本就在宜国境内,宜侯便无所顾虑地带走了大部人马。




天王拥有的的确是至高无上的权力,但自己的军队却是少得可怜,连年征战的均是各国的部队,天王的士兵只是用来保护天王,准确来说是看守国都的而已,根本无法与宜国从实战中训练出来的精兵强将相提并论。

时局仓促,天王根本没有来得及通知各国,宜国的部队便已至城门下。不出半个时辰,宜国的军队便攻破了城门,冲进城中,杀了天王。

宜侯恐各国奋起讨伐自己,不敢自立为王,若自称为王,不仅自己会落个“弑君”的罪名,连国家都会不保。于是宜侯打算立先王之子为新君,来个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。


在当时,天王一般都会把自己的各个儿子派遣到别国学习,也就是寄养在他国,只把太子留在身边。而恰不巧,就在宜国包围国都的前一天,太子动身去了嘉世。

宜侯自然不会傻到去别国立天王的其他儿子,便把目光放在了太子殿下身上。估摸着太子应该还没有出宜国境内,便命人立即去追,不料还是晚了一步。

各国主公得知天王国都被攻破,连天王都被杀了,匆匆忙忙组织军队联合起来攻占了宜国的多座城池,打算要灭亡宜国。离天王国都邑京最近的是嘉世,而且太子殿下又正前往嘉世。嘉世的主公陶轩便任命叶秋为主将,吴雪峰为副将,刘皓为前锋。连同自己即刻前往邑京,首要任务便是确保太子殿下的平安。


在孤竹林,嘉世遇到了正躲避宜国追捕的太子殿下。接着各路人马又占领了距离国都不远的岐阳,在此汇聚。

各路诸侯商议:“国不可一日无君”。便当即歃血为盟,订立盟约,内容是:某年某月某日,嘉世、霸图、微草、蓝雨、轮回等国,在岐阳开会,共同决定,立太子殿下为新君,众诸侯一同辅佐天王,抵御外敌,扶助弱小和有困难的国家,有违约者,共惩罚之。

立誓后,众将率领各自的军队,以破竹之势冲向国都。宜侯此时慌了手脚,忙收回在外驻扎的部队,命人紧闭城门,不得迎战。虽诸侯兵将众多,然宜国毕竟为强国,一时半刻仍无法攻下。





西方的戎族听说中原这会正乱着呢:天王被杀,诸侯又包围了国都。便认为这是个出兵的好机会,于是带领着自己的军队攻破宜国在西的防线,直奔邑京。

各国大将得知此消息,一同商议,有人道:“我们若如此下去,像一盘散沙,不但惩治不了宜侯,甚至连自身都会有危险,不如推荐一位作为上将军,带领我们一同作战。”大家也都同意这个主意,但,推举谁好呢?这时,有人提议:“先王送环佩于嘉世,理应由嘉世的主将指引我们作战。”其余人等也随声附和,叶秋倒也不推辞,心安理得地坐上了“领袖”这个位置。

各路诸侯前有宜国驻兵,后有戎族正迅速赶来,前后受敌,又要安排一定兵马保护本国,一旦稍有不慎,戎族和宜国联合起来,时局便会十分不利,因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稳住宜国。

派人求和的办法定是行不通的,宜国身经百战,宜侯又不傻,他知道即使击退了戎族,自己也定会以“弑君”之罪被诛,所以他绝不会答应讲和,帮助各诸侯击退戎族。叶秋想了想,还是觉得应尽早灭了宜国,免得有后顾之忧。

叶秋与众将士商量,制订了一个计划,决定欲擒故纵、调虎离山。叶秋命令军队整装待发准备去抵御戎族,只留几千人守住岐阳。


宜侯担心是计,便与手下商量,相国曰:“戎族和我国相比,自是戎族威胁更大,若是让戎族入住中原,后果将会不堪设想,因而他们自会以戎族为先。主公可等他们大军远离了岐阳后,再趁夜色攻入岐阳,几千人定无法守住城,若多得一城,我们的势力便会多扩大一分。”宜侯想了想,便同意了,下令叫士兵养精蓄锐,又挑选了一些精兵训练他们的攀爬能力。

等几天后各路诸侯大军早已远离岐阳,宜侯立即命人带领十几万士兵,突袭岐阳,而自己却带领剩余军队仍守着邑京。


宜侯担心有诈,而他手下的将士却不担心。诸侯大军以消灭戎族为重,即使岐阳再怎么巩固,几千人又能有什么能耐。所以宜国的士兵就大开城门,毫无戒备地出了城,直奔岐阳而去。

宜国的精兵用绳索爬上城墙,才发觉守城的士兵都睡着了,便更加得意了。待他们拿起手中的武器朝那些睡着的守城士兵砍去时,才发现有些不对劲。仔细一瞧,哪有什么士兵,他们的刀下全是些草人。城上这时突然下起箭雨,等在城下的士兵猝不及防,很多人都中箭倒下了。没等宜国的士兵站稳脚,从城的两侧又杀出了几万士兵,连后路也被诸侯的其他士兵堵住了。几十万大军顿时成了一盘散沙。

原来,各诸侯的兵马并没有真正离开岐阳,只是向西走了些路程便绕道又回到了岐阳附近埋伏起来。以防万一,留下来的那几千人都是从各国选出的精英,以及一些主、副将领。

歼灭了这几十万大军后,叶秋命手下的士兵换上宜国的衣服,竖起宜国的大旗,等待着他们的“大鱼”“愿者上钩”。






宜侯的探子来报:岐阳的城上已飘起宜国的旗帜。宜侯以为岐阳已得,便领兵打算以岐阳为前线进而夺取其他城池,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,只留了少部分人看守邑京。

宜侯带人临近城门时,岐阳城门突然打开了,接着一对人马就冲了出来,细看下,那些士兵好像并不是来迎接自己的。这时,宜侯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,忙下令撤退,谁知战鼓“咚咚咚”地响了起来,从他们的后方又插进一支队伍。叶秋正威风凛凛地坐在马上,战矛闪着寒光。

随着战鼓又一次敲响,叶秋一马当先直奔宜侯。宜侯的士兵此时早已乱了阵脚,再也无法与诸侯那些士气正旺的士兵抗衡。叶秋把宜侯挑于马下,周围的士兵立即冲上去结果了他的性命。

叶秋解决了宜侯的军队后,便派一队人提着宜侯的头到邑京城门下夺回邑京。守城的将士本就不多,在看到他们的主公被杀后,顿时军心涣散,不得已只能开门投降。

各诸侯终于可以以邑京和岐阳,以及其他宜国的城池为后方专心攻打戎族了。



就在各路诸侯准备进军戎族时,一个不知名的小国派兵来保护天王了……





这个不知名的小国究竟是?

欲知后事,敬请期待——


——待续……



【伞修】日常之中(短篇)

砂中时:

  • 如题,日常向

  • ooc可能会有

  • 沐秋大大复活梗

  • 第一次写文,文笔略渣

  • HE HE 绝壁的HE

可以忍受的话,请下拉~~

(此章有隐隐的周叶~~)






 为庆祝兴欣获胜、叶修又一次取得冠军,微草、蓝雨、轮回几个战队里的队长和副队长们邀请叶修聚餐,至于霸图,队长与副队一如既往地没有到场。

 

苏沐秋毫不犹豫表示自己也要跟去,理由是:我需要了解现在的情况,叶修也只好随他了。

 

“这是我的一个朋友”在各大战队的人面前叶修是这么介绍苏沐秋的,就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,之后便对他的事闭口不谈。要是让别人得知他们面前有一个死而复生的人不知会出什么乱子,更可怕的是难保会被黄少天这家伙烦死,叶修可不想让自己的耳朵受罪。

 

 冠军自然是会被逼着喝酒的,叶修只得万般不愿地端起酒杯。

苏沐秋坐在他旁边,看了看叶修手中的杯子。

果然应该跟来,等会就像以前一样背他回去好了。苏沐秋想着,便放弃了替他挡酒的想法

不出意料,叶修很快就就醉了。

这么多年还是没变啊,苏沐秋无奈地看看趴在桌子上的叶修,心里默叹了口气,站了起来。

周泽楷随之也站了起来,沉默了几秒后,开头道:”我……前辈……送。“

没等苏沐秋反应过来,江波涛跟着就解释:”队长的意思是他把叶修前辈送回去。“

“哦,谢谢你,不用麻烦了,我一个人就行了”苏沐秋温和地冲着周泽楷笑笑,又转向大家“叶修酒量不好,我先带他离开了”苏沐秋又笑了笑。

黄少天立刻不淡定了:“我靠啊,这人谁啊,叶修的朋友?这不可能啊,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,没听说过啊,我怎么不知道,队长队长你有听说过吗?“

“嗯,的确没有。“坐在黄少天旁边的喻文州点了点头。

“我是他以前的朋友“苏沐秋解释了一下,便轻车熟路地“扛”着叶修离开了

周泽楷望着苏沐秋离去的背影,愣了几秒后默默地坐了下来。

 

苏沐秋把叶修背到出租车上,一路飞驰回到了兴欣网吧,陈果正陪着苏沐橙在网吧里等着他们。看着醉得不成样子的叶修,陈果最终打消了回上林苑的念头,决定在网吧的小屋子里将就一晚。苏沐秋倒是不嫌挤,以前他和叶修一直是挤着睡在一起的,苏沐橙也不在意。最后四个人,准确说是三个人,收拾了一下就睡了。

 

 

第二天,苏沐秋和苏沐橙认真谈了关于自己住处的问题,苏沐橙提议给苏沐秋找间出租屋,这话恰巧让刚出房门的陈果听见了,于是她便执意要让苏沐秋住到上林苑去。

"安文逸和罗辑要上学已经先回去了,正好可以调一下让你和叶修一起住,你们俩比较熟嘛,和其他人住可能会不太习惯。“陈果好心地建议道。

 苏沐秋笑笑,没有拒绝她的好意“那就谢谢你了,麻烦你安排了,整理房间我们自己来就好。”

陈果顿时觉得这人和叶修的差别也太大了。

他们是怎么相处的?陈果怀疑。

但是陈果并不知道,苏沐秋的善解人意只是因人因事而异。当初就是秋木苏和一叶之秋把工会弄得血雨腥风,两人还因此被视为人间祸害,一上线绝会被人追杀,但又因为两人默契的配合,多次死里逃生,然后继续坑蒙拐骗各种材料。

 

决定好去处后,苏沐橙就拉着叶修和她哥哥一起去买日用品。

三人走在熟悉的路上,苏沐橙兴致勃勃地给自家哥哥介绍着这些年的变化:以前的小吃店搬到哪了,又新建了哪些高楼。

而叶修则是慢吞吞得跟在他们身后,时不时插上一句极破坏气氛的话,带着慵懒的味道。

三人慢悠悠地在大街上晃着,走过曾经一起吃过冰激凌的小店、买小吃的超市、抢早餐的地方。仿佛一些记忆仍旧历历在目。

溜达了一上午,三人才拖着大大小小的袋子回到了网吧,和陈果一起去了上林苑。

早在上午陈果就重新调整了房间,给叶修他们腾出一间空房,三个人也就利索地把东西提进屋子。

苏沐秋打量了一下房间,不禁开口道:“好宽阔”,叶修点头:“我第一次看见这房子也觉得这实在是奢侈。”这房间比起沐秋的小屋,网吧的储物间是大了不少,但却称不上豪华。

房间里只是简简单单地放着两张床,家具也都是些算不上是高档的,房间里也没有什么气派的东西,却是很整洁,让人看上去就很舒服。

苏沐橙本想留下来帮忙,苏沐秋却是不同意:“这里有我和叶修收拾,你回去休息一下,等这边整顿好了再叫你过来。“于是,苏沐橙就被他们两人赶回了房间。

简单地摆放了一下洗漱品,打扫了一下房间,叶修就罢工了,整个人倒在了床上。苏沐秋无奈地看了他一眼,完善了一下工作后也睡下了,睡前还不忘给叶修盖上被子。

 

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饭时间,两人被苏沐橙拉出去美美吃了一顿,又陪着她逛了逛夜市,虽然什么都没买,苏沐橙仍是心满意足地回到了上林苑。

晚上,三人凑到电脑前看了几段录像,苏沐秋见到苏沐橙大显身手后,忍不住多夸了她几句,弄得叶修直在他旁边吐槽。

不觉已经十点了,苏沐秋说着“熬夜对皮肤不好”便把妹妹送回了她的房间,这才跟着叶修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下午睡了不少时间的两人现在毫无困意,坐在床边聊了起来,聊的也无非是有关荣耀的话题。

叶修轻描淡写地概述了在嘉世的情况,话语间隐隐透着对荣耀商业化的不满。

虽然叶修并没有提及,但苏沐秋能想到叶修的处境,一叶之秋都被拿走了,他的主人能好到哪去?

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,但苏沐秋并没有评价这些事,既然叶修没有要说的意思,自己又何必多说?

沉默了几秒后,苏沐秋开口道:“居然这么专注游戏啊,阿修你就这么想为我取得冠军吗?”

没等叶修开口,苏沐秋又接着说:“这么浪费我辛苦为你做的却邪,暴殄天物啊阿修。”很自然地转移了话题。

叶修不以为然:“还暴殄天物呢,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吗?还不谢我把君莫笑给练起来了,冠军号啊那可是!”

“君莫笑?“苏沐秋愣了一下,随即又笑道:“没想到这次你还能和我一起拿下冠军,当年的话,你仍念念不忘啊。”

“我那是没卡才用的君莫笑,帮你练卡升级千机伞拿冠军只是顺便。”叶修丝毫不客气。

苏沐秋耸耸肩,倒是不在意他那恼人的口气,“之后呢?”又把话题扯了回去。

“之后?之后就是组战队打比赛赢冠军呗。”叶修直接省略了中间坑材料升级武器的过程。

深知叶修性格的苏沐秋没有多问,想想都知道这过程是有多么困难。

叶修倒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讲自己的这些事上,而是把联盟战队里的每个人的职业、打法什么的有重点地介绍了一遍,帮助苏沐秋补上这些年漏下的东西,也为了跟苏沐秋分析分析录像。

在提到周泽楷时,叶修顿了顿,多加了句话:“嗯,他就是一枪穿云,技术不错,还是我最后的对手。不过……当然比不上我。“

“嗯,那也就比不上我了。“苏沐秋看过兴欣最后一场比赛的录像,也知道一枪穿云被叶修干掉的情景,周泽楷的技术已经很好了,但苏沐秋没有吐槽叶修这句话,反而顺着他的话接了下来。

“啧啧,这么有信心啊,别忘了,你比起人家可差了十年的时间啊”叶修丝毫不领情。

苏沐秋不以为然地耸耸肩,自己跟这种家伙朝夕相处了那么多长时间,不习惯怎么能成。

“诶,沐秋啊,我怎么记得以前是我赢得多啊”叶修突然想到。

“我们就差了几场而已,我与你差不多。当年你又不是没有因为输了而跑去洗碗。”

 

无意中话题已经远远偏移了轨道——

 

两人从联盟战队说道荣耀开服,又转移到以前的日常生活,再到签约嘉世

突然叶修似是想到了什么,问苏沐秋:“沐秋,签约嘉世回来后你说有事要说,记得不?”叶修记得苏沐秋正要和他说这件事的时候就出事了,他原来的那部新买的手机也被放了起来,里面就只有苏沐秋一个人的电话号码。

听到这话,苏沐秋心头一颤,表面却是没表现出来:“嗯,记得。“

在出车祸时苏沐秋正用刚买的手机和叶修通电话,本身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告诉他,正思索着怎么开口,灾难却猝不及防地来临了。

“要说什么?搞的那么神秘,难道你也是天蝎座的?“叶修避开了车祸的话题。

苏沐秋抬头认真地看着叶修,叶修被他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舒服。

叶修正打算开口打破这气氛时,苏沐秋挑了挑眉,站了起来,在叶修疑惑的目光下,向前踏了一步,一用力,把叶修按到了床上,对上他的眼睛,开口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我想说什么?”

叶修望着他眼底满满的温柔和笑意,瞬间就明白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即使不明说,两人也能知道对方的意思。

叶修咳了一声,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才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说:“真没办法,哥的魅力就是大。”

苏沐秋本想数落他一顿,却无意间扫过了叶修泛红的耳根,不觉笑意更深,心里笑道:你的表现已经出卖你了,掩饰能力不行啊,阿修。

苏沐秋又看了看露出尴尬之色的叶修,缓缓起身,顺便把叶修也拉了起来,坐回到自己的床边,这才问道:“怎么样,答应我不?”

虽然表面上苏沐秋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,但毕竟已经过了十年时间,这十年,叶修经历过许多的事,认识了不同的人,而自己拥有的只是以前的回忆,因而,苏沐秋心里难免会有些不安,死死盯着叶修,等待他的回答。

而叶修这边也在纠结着:自己该怎么回答呢?说答应吧,这么少女风是要闹哪样,不符合自己的画风啊,说不答应吧,又有违自己的想法,再来个嘲讽点的,沐秋不定会把自己怎么样,真人pk可是打不过人家。

想来想去,最后叶修只能尴尬地又咳了咳:“咳咳,沐秋大大,你这好像太没诚意了吧……”

看到听见这话的苏沐秋站了起来,叶修立刻闭上了嘴,心里直发毛:完了,这下又要被他按到床上了。

叶修正打算开口制止,苏沐秋的手已经搭上了他的肩,没等叶修反应过来,苏沐秋就二话不说地堵上了他的嘴……



几秒过后,苏沐秋又退回到自己的床边,带着笑意盯着满意叶修再次红了的耳根。(作者再次乱入:嘿嘿,其实我觉得男神你是满意地盯着叶修红了的耳根的)他很清楚,叶修说那句话就表明他已经答应了,当下也不多问,只是笑着看叶修下一步的反应。

叶修看着苏沐秋眼神里带着丝丝的笑意,就明白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意思,便立刻换了口气,转移话题:“啧啧,沐秋大大,没想到你早有预谋,心真脏啊。”

公告:联盟心脏组又新添一人,据透露,这个人不会在叶修之下。

闻此,苏沐秋也知道叶修在刻意转移话题,当下也换了语气:“你还说我,叶修大大,自己都心脏得不行了,还教训别人啊。”

之后两人像是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斗起嘴来,这也是两人以前无聊时经常干的事,无论什么话题两人总能互相嘲讽起来。

 

斗嘴的结果是两人有胜有负,但最后两人都坚持不住,睡了过去。


——未完待续……